大河报记者从省公安厅高速交警总队获悉

2020-01-29 12:18

该负责人介绍,随着该团伙成员全部到案,近期省内高速公路没有再接到此类投诉。下一步,将继续通过高速交警各支(大)队警力,严查此类违法行为。

新华网河南频道6月26日讯大河网报道:去年入冬以来,多伙男子穿警服、开套牌皮卡车在连霍、西南绕城等高速路段,冒充高速交警执法,敲诈过往驾驶员。警方侦查发现,这些人看似“各自为战”,实际是一个有组织的13人团伙。

20天后,连续摸排了7个工地,民警终于找到樊某,5月19日将其抓获。6月11日,最后一名嫌疑人王某某在原阳县落网。目前,涉案13人中,9人已被当地检方以涉嫌招摇撞骗罪批捕,4名新到案人员被刑拘。

昨日,大河报记者从省公安厅高速交警总队获悉,历经半年侦查,13人悉数落网。为追捕其中一人,4名民警甚至在黄河大堤扮了20天民工。

4月初,专案民警在荥阳对犯罪嫌疑人樊某跟车追捕,在一条乡村小路,樊某发现被跟踪,直接跳车从树林逃窜。

据警方最初掌握情况,该团伙三四人一辆车分头作案,看似“各自为战”,实则彼此联系。

2013年11月以来,王某某等人索性购置了警服、反光背心、皮卡车等作案工具,直接冒充高速交警,蹲守刘江、西南绕城等立交桥附近和收费站下站匝道处,寻找一些不熟悉路况错过出口、可能发生倒车等违法行为的驾驶员,进行敲诈。

如何识别假交警?高速交警提醒,交警上路执勤一般两人以上,驾警车、佩戴执法记录仪、有执勤证;执法时用语文明,会具体指出驾驶员违法条款和应受处罚;处罚时,均会向其开具相应的交通违法简易处罚文书,要求违法者到银行缴纳罚款。

今年1月,高速公路公安局刑侦支队成立专案组,同时,各高速交警支(大)队民警在辖区路段加强巡逻布控。1月5日、2月13日夜间,高速交警六支队民警接到路面出现假交警线索后,两次在连霍、郑云高速上演“警匪大片”,追击嫌疑车辆。其中一次,追击时速飙至170公里,警车和嫌疑车多次碰撞后,将其逼停。两次追击当场共抓获4名嫌疑人。

“这伙人年龄在17岁至21岁之间,多是荥阳广武镇和郑州古荥镇人,大多是初中同学或网友关系。”据专案组负责人介绍,王某某等人最早在连霍高速郑州段从事汽修生意,几人发现,一些因逆行等违法行为造成事故的驾驶员胆怯心虚,而后,几人声称认识高速交警,要找人对其违法行为进行处罚,据此讹诈。

“一些嫌疑人虽然穿制式警服、戴警衔标志,但担心暴露,不敢驾驶正规制式、牌照的警车进行敲诈。”该负责人提醒驾驶员,如发现有人以收受现金方式进行“处罚”,可第一时间拨打高速交警总队报警电话 0371-68208110。

对举报假交警等高速公路违法线索经查证属实的,根据举报内容和挽回损失情况,对最先举报的人员予以200元至1000元奖励;破获重大案件,挽回重大经济损失的,对最先举报的人员给予1万元以上重奖,并对举报人身份予以保密。线索提供杨军政

数拨假交警相继落网后,专案组逐渐理清线索,开始对“漏网之鱼”实施抓捕。

很快,这种敛财方式辐射到同乡朋友圈,形成了拥有4辆皮卡车、前后13人参与的团伙。每车除驾驶员相对固定外,其他成员经常轮换组合作案。作案所得交给王某某,王某某购置装备、发工资,并为部分成员提供住宿。

高速交警提醒驾驶员,只要发现高速公路有人以收取现金方式进行“处罚”,别管假交警、真交警,您先报警。

去年11月份以来,高速交警总队连续接到投诉,称有“警察”在连霍高速(中牟-荥阳)段对过往司机进行敲诈,以吊销驾照、罚款2000元等要挟,和司机讨价还价,示意其出钱摆平。

目前,专案组已掌握大量受害人证据,但调查取证工作开展很困难,一些受害人不愿出面作证,除因自己曾经的行车违法行为而心虚外,还有的对专案民警产生怀疑,认为还是来骗钱的。

数日后,民警再次得到线索,樊某潜逃至花园口至桃花峪黄河大堤附近一处工地打工,而沿线工地有十余家。为避免“打草惊蛇”,4名民警分两组,扮成工程车司机,挨个摸排工地。“每个工地有百十号人,民警至少花2天时间,才能梳理一遍。”

该团伙13人,上高速“罚款”,有人拍照“取证”,有人装“领导”定价警方提醒:在高速上遇到罚款要现金的,直接报警

经调查,该团伙分工明确,每车四五人,有人负责开车,有人下车拍照“取证”,有人和驾驶员谈价,还有人负责坐在车内装“领导”。驾驶员出钱摆平“处罚”时,“民警”需请示“支队领导”,由“领导”拍板定价。团伙每次敲诈金额多则上千元,少则200元,大多为四五百元。